本刊简介   |    联系我们   |   

浅析英汉词语搭配研究现状

2019-03-28 13:31:16

  摘要:词语搭配是很复杂的,词与词的组合具有一定的选择性,也是反映该语言特点的最重要的语言现象之一。本文从词汇语义角度对英汉词语搭配的界定及研究内容、研究方法等方面进行分析,探讨英汉词语搭配的研究现状。

关键词:词语搭配,语义学,义位,义域

在语言实践中,词与词的搭配组合有一定的限度,不能任意组合。词语搭配是语言的一个重要有机成分,为一种语言提供了大量的材料,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制约,因此词语搭配是多层面的。本文分析了英汉词语搭配的制约因素,揭示了英汉词语搭配的研究现状。

一、从词语语义学角度研究词语搭配

一般认为词语搭配属于词语语义学的研究范围,词语搭配是词义与词义组合上的选择限制关系。词语意义的基本单位是义位,张庆毅等(2001)把词语搭配看成是义位的内部结构中的义域决定的义位组合关系。他认为义位是词汇语义学研究的核心单位。义位(G)是由义值(V)和义域(F)构成的,进一步又把义值分析为基义(B)和陪义(C)。用符号可以表示如下:

G=V+F;

F=B+C;

G=(B+C)+F;

他所说的义域,是指义位的量,是义位的意义范围和使用范围,又可进一步分为大小域、多少域、伙伴域和适用域。伙伴域可以分为显性组合和隐性组合,相当于我们所研究的词语搭配。

显性组合,在辞书释语的正文或夹注中标明组合的义位或义类。如:[打消]消除(用于抽象的事物)。[开朗](思想、心胸、性格等)乐观、畅快、不阴郁低沉。隐性组合,虽然在辞书释语的正文或夹注中未标明,但是在语言实际中潜在着经常性的组合义位或义类,辞书中常用例语提示。例如:[英俊]②容貌俊秀又有精神:~少年。[瓦解]②使对方的力量崩溃:~敌人。“英俊少年”这一例语提示的内容是“英俊”常跟“少年、青年”等组合,而且是男的,如“小伙子、军官、武士、战士、书生”等,而不能说“英俊的老头儿”,这不符合“英俊”的年龄限制搭配;同样的,更不能说“英俊的老太婆”,这既违背了年龄限制,又违背了性别限制。可以说,一个词的义位中不仅包含该词的具体意义,而且包含它与其他义位组合的限制条件,这就是本文要研究的对象词语搭配。

上述例子取自《现代汉语词典》,符号②表示该词是一个多义词,并且以下的解释是该词的第二个义位。在一些重要的辞书中,词语的释义中,通常也标明该词的词语搭配范围,如《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词条用法》(第四版增补本)也指出:你遇到很复杂的词组,想知道在这个动词后一般还可用哪些名词。看见如下的定义和示例:imbue...fillorinspire(sb/sth)with(feelings,etc);imbuedwithpatriotism,ambition,love,etc可以看到情绪与感觉的名词可与这一动词连用,“etc等”表示表示其他类似的名词也可使用。还可以说amatureman或amaturewoman。但是不同种类的名词可不可以和这个形容词连用呢?amatureeagle(已经长大的)这种搭配行吗?可以翻阅该词条找到以下内容:mature...matureperson,oak,starling看到starling知道eagle可以用,因为eagle和starling都属于鸟类,同样从oak知道树名也可以用。此处没有“etc等”字样,这是因为示例中几个名词的意思差别很大。如果列出的三个典型例词都不符合如grass,就可以认为该词一般不能与mature搭配。

张志毅、张庆云(2001)将这种现象称为“语义溢出”,如谓词的义位的意义常常溢出、流淌到它的伙伴名词义位那里。反之,名词义位的意义常常溢出、流淌到它的伙伴谓词义位那里。所谓“溢出”,形象地描绘了词或义位组合中A单位的语义流淌到B单位中去(至少是渗透),使B受义。它们的流淌程度不同,有的是必不可少的,如古汉语的“洗+足、浴+身、澡+手、沐+发、溉+物、涤+器”;有的可有可无,如“白银、圆球”。A义位以某种程度、方式参与B义位,于是A义位就构成了B义位的语义特征。他指出,词典编纂者对溢出或搭配的处理可能采取加括号的方式,此时编者认为溢出的是搭配或组合对象。我们可以利用这种词典的编排方式,找出英汉两种语言的具体的词语搭配方式,加以比较,指出它们的异同并分析其中的原因。但是这种只根据几本重要的词典列举出的一些词语的搭配现象,材料零碎,缺乏较深刻系统的理论分析。除掌握前人长期艰辛的工作给我们提供的大量的有价值的材料外,我们还要寻求一种合适的理论分析词语搭配这一语言中重要的现象。

二、国内外学者对于词语搭配的研究对比

利奇(1983)将这一现象归为同义词的不同搭配。韩礼德(1985)认为搭配就是“共现趋势”。张志毅、张庆云(2001)进一步指出,词语搭配是表层现象,深层现象应是词语义位之间的搭配,搭配主要研究词语或义位的习惯性同现规则,也就是研究两个有先后层次的规则:选择规则和序列规则。选择规则组成语义网络或模块,序列规则组成线性义链。他一共列出了16条选择规则和7条序列规则,应该说用这些规则可以用来具体研究词语搭配,但是他列出的规则如施事规则和受事规则属于句法规则,同层规则和同类规则属于构词规则,传统规则和习惯规则属于语言外的因素,这些都与他认为词语搭配是词语义位之间的组合关系不相符合,他在施事规则和受事规则上加上词语的意义限制关系,如施事的主语必须有生命度,但是这样分析仍然太简单,词语搭配之间复杂的选择关系仍然无法反映出来。当然词语搭配这项研究至今进展不大,仍然是当前的研究难题。正如许余龙(2002)指出:“从理论上说,词的同现关系可以用选择限制来加以说明,因此在对两种语言中某一对具体的对应词进行搭配对比时,我们有可能通过对这两个词进行语义进行描述,来分析它们搭配范围的异同。但是在具体的语言使用中,词的搭配范围和同现种类非常复杂。”在国内英汉词语搭配对比工作上他是为数不多的学者之一,或者说除了他,我们还没有发现其他学者对英汉词语搭配对比工作有较为系统的研究。即使如此,他所做的工作正如他自己所言,只是分析两种语言中某些对应的词具有不同的搭配范围的原因:

1.用范围大小不同。例如英语中颜色词bay意为“栗色”,一般只指马的颜色;汉语中的“栗色”没有特殊的使用限制。

2.可引申的程度不同或引申义不同。英语中kill不仅可以用于人和动物,而且可以用于植物,而且可以与无生命名词搭配使用;汉语中“杀”一般只能用于人和动物。这实际上仍然是词的使用范围不同,其原因是语言内部词义系统分工的不同造成的,同样一种现象,一个语言用一个词来表达,另一个种语言用两个或多个词来表达。

3.边缘类搭配不同。如英语wear可以与coat,watch,spec-tacles,perfume等搭配,而相应的汉语则要用穿、戴、带不同的动词表达。这仍然可以被认为是不同语言中的词义系统分工不同造成的。边缘类搭配是从心理联想或使用该语言的使用者常识区分出来的,与之对应的是中心类搭配。那些过于边缘性的搭配在使用中出现的频率很低,不在我们研究的词语搭配范围之内。

4.上下义词的搭配分工不同。这只是对词语搭配复杂性原因的一种解释,与词语搭配研究工作关系不大。

三、英汉词语搭配研究的不足之处

对于英汉词语搭配真正的较系统深刻对比工作还没有真正展开。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除了词语搭配这一现象确实很复杂之外,如某些词语的搭配或同现与语言的社会文化背景有密切关系。有些搭配可能只是约定俗成的使用习惯,不一定能找到满意的解释。即使按照我们的观点,固定搭配也可以看作是习语,是一个词,从要研究的词语搭配中排除出去,但是它仍然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叶蜚声等(1981)指出词语搭配一方面要受到语法规则的支配,另一方面要受到语义条件的限制。语义条件既要受到现实对象之间的实际关系的制约,又要受到该特定语言内部系统的制约。按照索绪尔的观点,语言是一个符号系统,符号只有在一定的系统中才有价值。此外,他还列出的影响因素还有社会的使用习惯、词义的各种附加色彩和修辞效果、语言词汇里面的词都带有自己的使用特点。词语搭配研究工作难以深入研究的主要原因是没有找到行之有效的理论,影响到英汉词语搭配对比研究的工作。本文认为Pustejovsky(1993,1995)的GLT理论(theGenerativeLexiconTheory)给研究词语搭配提供了富有成效的启发,该理论给出了词义四个层面的表征,将词语搭配的组合关系规约到词条的具体的层面中,从而可以通过计算的方法推导出词语搭配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但是词语搭配对比工作仍然需要很长的时间和巨大的工作做,作为一种尝试性的研究及该理论还处于发展之中。

参考文献:

[1]许余龙.对比语言学[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2.

[2]叶蜚声,徐通锵.语言学纲要[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1.

本文由《文教资料》杂志整理。

浅析英汉词语搭配研究现状

期刊名称:文教资料
主管单位:江苏省教育厅
主办单位:南京师范大学

出版周期:旬刊
出版地址:江苏省南京市
语  种:中文
开  本:大16开

投稿邮箱:wjzlbjb_vip@163.com

国际刊号:ISSN 1004-8359
国内刊号:CN32-1032/C
邮发代号:28-331
发行范围:国内外统一发行

创刊时间:1972